游戏人生之徐宇兵:在雪茗斋中寻找自我

编辑:小豹子/2018-08-18 18:00

  游戏人生之徐宇兵:在雪茗斋中寻找自我

  成都梦工厂COO 徐宇兵()

  腾讯游戏频道

  () 茜茹:这么多游戏大佬也好,业内人也好,你会发现他们的人生经历是蛮丰富的。因为能够走到这个位置上,如果没有一个丰富的人生经历去支撑他,是很难的。

  徐宇兵:其实你说的经历、阅历真的挺重要。尤其是走到后面,到一定的位置也好,有很多东西真的不是靠专业,要靠很多综素质。对一些问题的理解,对一些事物的看法,具体到专业本身,比如我们游戏本身,你说游戏是什么?游戏实际上是我们给玩家搭建的一个虚拟的社会,一个国家,实际上就是这样。

  他可能稍微简单一点,没有一个正常意义上的一个国家、一个社会那么复杂。但是其实他相对来讲是全的,事实也就是这样。作为虚拟社会的搭建者和管理者,你想你要操心多少东西?你要涉足多少方面的东西,方方面面,每一个领域,什么涉及不了,经济等等。其实真的都会有关系,你可能对这些全懂了,就是从专业的角度来讲,你可能对这些全懂吗?是不可能。

  那在不可能的时候,你不可能完完全全每一个方面都从专业的角度做工作的时候,可能综合的能力,比如说我们说是一种感觉的东西特别重要。这些东西来自于哪里,往往是来自于你的阅历,要有一些人生经历。

  所以为什么我觉得你们做《游戏人生》其实是挺有意思的,对游戏人来讲,可能这种人生经历,当你到一定高度的时候,特别重要。虽然我刚开始听到你们这个节目题目的时候,可能想象不到我有怎么样的一种感觉,采访做了不少,头一回听说什么什么人生,当时的一个感觉就是自己老了。

  腾讯游戏频道 茜茹:都可以谈人生了。

  徐宇兵:对,昨天晚上看电视,袁隆平亩产900公斤成功了。电视台就去采访他,他说,我80多岁的时候怎么样怎么样,70多岁的时候怎么样怎么样,我估计等到我90多岁的时候,能够超过亩产1000公斤,那叫人生。我觉得人生应该是那样的,我一听到做什么人生,第一个感觉就是是不是老了?题外话啊。

  父母包办选择了上海铁道大学

  腾讯游戏频道 茜茹:当然我们也是希望能够在最迅速最短效的时间内,汲取您身上的能量给业界正在创业的年轻人一些建议,像之前聊到的,您本来出身是理工科出身,可能您当时并不知道自己在大学所要面临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专业,毕业之后会面临怎样一个择业的情况,当时其实是一种明朗的状态吗?

  徐宇兵:我觉得这个不光是我,在那个年代所有的高三学生,在填志愿的时候都跟我一样迷盲。现在可能好多了,现在的学生接触面很广,通过网络他们了解外面的世界,了解各行各业的机会、方法多了很多。那个时候我们确实了解很有限,高三毕业的时候,我选择的是计算机软件。虽然我在中学的时候条件还可以,还有几台电脑,稍微接触过一下,学过一点basic,那就算是条件好的中学了,绝大部分的学生在高三毕业的时候,他这辈子还从来没有碰过计算机呢。

  腾讯游戏频道 茜茹:其实这是一个不置可否的现象,就是说大学四年的时间,并不是培养了一个真正的相关专业的人才。而是在这四年的时间告诉你,你并不喜欢什么,你真的不适合什么?

  徐宇兵:对,确实是这样的,我努力了四年,现在确信我确实不喜欢他。

  腾讯游戏频道 茜茹:您在报考志愿之前,没有什么自己的一些小算盘,最简单的例子,小的时候我想做一个航天家,我想做一个科学家,您儿时的时候有没有这样的梦想?

  徐宇兵:其实我本人要说我真喜欢什么,我能够很确定的是我喜欢音乐。但是那个时候的孩子不像现在的孩子有那么好的条件,父母拿鞭子抽着你去学钢琴。那个时候没有,你只能是喜欢而已,你没有条件去接受正规的音乐教育,甚至家里面买不起乐器,这都是很现实的一些东西,所以这个东西仅仅是喜欢,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念头,我要去搞这个专业,我觉得不可能,因为你没有经过任何学习,你也考不上。不能跑去跟老师说,我天赋特别好,你光这样说没有用,所以仅仅是喜欢,到现在也一直是喜欢而已,我能确信这是我喜欢的。

  其它的就像我刚才讲的,那个时候了解非常有限。比如说我喜欢管理,你说一个小孩子他知道管理是什么吗?比如说我现在坐在这个位子,有些人也许说做管理也可以,你是不是喜欢管理,这个事情无从谈起,那个时候在高三毕业的时候,哪个学生说我喜欢管理,我觉得太扯了。

  腾讯游戏频道 茜茹:学生干部、学生会主席之类的那样的人。

  徐宇兵:对,现在都还好一点,学生的社会活动、社团活动会比较多一些。我们那个时候更单一一些,学生会的活动相对都少很多。这些词对他来讲应该是很遥远,很陌生的一个东西,其实可选择的东西真的是不多。那时候很简单,计算机比较热各行各业比较新的时候,在选择的时候,家长的成分特别多,他们觉得这个行业将来会是一个很有前景的行业,就会让你选择这样的行业。

  腾讯游戏频道 茜茹:虽然您并不喜欢这个专业。

  徐宇兵:在当时我不知道喜不喜欢,也有可能我会喜欢。

  腾讯游戏频道 茜茹:报考前您可能是不知道,甚至不知道他是什么,但是至少大学毕业了之后,您知道并不喜欢这个专业。

  徐宇兵:至少谈不上喜欢吧。不能说不喜欢或者讨厌,至少谈不上喜欢。

  腾讯游戏频道 茜茹:但也得承认,您现在从事的工作和这个还是分不开的。

  徐宇兵:是,有关系,确实有关系。当然你那个时候学到的东西,现在还是用得上,最起码你会有一些概念。比如说我现在不会自己写代码了,但是那个时候毕竟是学这个,大概怎么回事知道,是有帮助的,甭管什么东西学了肯定都是有好处的,这是肯定的。

  腾讯游戏频道 茜茹:所以您毕业了之后,按照常理来说,应该是选择一个很稳定的工作。

  徐宇兵:其实我在上大学填志愿的时候,我妈就帮我选择了职业。她给我填的是上海铁道大学,毕业一定是分在铁路上。铁路是最标准的“铁饭碗”,相当于帮你全部人生都选择好了。然后你的专业也是一个比较有前途的专业,如果你一直没有什么想法,你会在那里非常安稳地过一生,我的很多同学现在都是这样,他们一直都在全国各地的站、段、分局。

  腾讯游戏频道 茜茹:那就稳稳当当地走过去好了,为什么会选择不同的人生状态?

  徐宇兵:怎么说呢?我这个人也不算是特别爱折腾,特别不安分,而这样的人还往往能够成大事。他特别不安分,不能够满足现状,不管现状如何他总觉得能够更好,我不算这方面人。但是当时的现状确实有一些太不满意,那个时候大学分配其实有一个原则,哪儿来回哪儿去。我们说出生地点任何时候都蛮重要的,哪儿来回哪儿去,我是一个小城市出来的,所以最后就给我分回到一个小城市去。在一个比较小的铁路单位里,我觉得在那儿应该没有什么前途,心底里不喜欢这种完完全全的稳定,我会对我今后多少年的情况完完全全清楚的。能够把自己十年后的情况都看清楚,还知道不会太好,肯定接受不了,还是会思辨的,就想到会离开。

  进入金山半年成为销售经理

  腾讯游戏频道 茜茹:离开之后您去了哪儿?

  徐宇兵:到了金山,我离开铁路后的第一份工作。

  腾讯游戏频道 茜茹:为什么会选择金山?

  徐宇兵:我当时到珠海找工作,跟现在年轻人一样撒很多简历。金山那个时候对我来讲,有一些特别的意义,因为我这个年龄搞计算机的人,像金山、求伯君这些名字其实都是有很特殊的意义。金山那时候每一台电脑里都装了WPS,启动电脑的时候,屏幕会出现香港金山公司,然后底下作者是求伯君。所以金山和求伯君对我们来讲,真的是有特殊的意义,求伯君就是那个时代的程序英雄。

  他用汇编写WPS,这么庞大的一个软件几乎就是他一个人写的。软件是一个很大的工程,你要有工程的概念,会有很多人来做。现在这个年代不容易成就英雄的概念,因为你不是单打独斗,那个时代就容易成就英雄,求伯君就是那个时代的程序英雄。我的同学听说我到了金山都很羡慕,你天天跟求伯君在一块,都觉得很羡慕那种感觉。我在择业的时候,这种感情起到了很大作用。

  腾讯游戏频道 茜茹:那个时候应该是在九几年?

  徐宇兵:1995年。

  腾讯游戏频道 茜茹:投了简历就被金山录用了?

  徐宇兵:对,我也没有想到那么迅速,那么容易。

  腾讯游戏频道 茜茹:您觉得当时的优势是在什么地方?

  徐宇兵:我现在还不是太清楚,说实话。那个时候金山很小,只有30多个人,你可能想象不到,现在是几千人,那个时候在珠海那边,两个地方一个珠海,一个北京,珠海那边只有30多个人,规模很小。但金山应该是刚刚进入快速扩张阶段,因为他之前在汉卡上收益不错,所以要招一些人,是不是跟这个有关系,我才比较容易进入金山。

  现在回想起来,当时自己的竞争力应该不是特别强,因为当时是以搞软件专业身份进去的,但是实际上,我本身没有特别喜欢这个专业,毕业后也没有怎么写程序,所以从专业的角度来讲,我的条件并不好。但是很快进入了金山,我觉得很庆幸。

  腾讯游戏频道 茜茹:进入金山之后,您也没有做相关的编写程序?

  徐宇兵:刚刚开始做测试,那个时候写程序能力不够,不是毕业之后一直做这方面工作的,没有那么多经验。后来他们可能觉得我有做市场销售这方面的能力,很快就把我调到市场部。那个时候叫市场部,其实主要是做销售,很快我就做到市场部经理,可能从我入职到经理就几个月时间。

  腾讯游戏频道 茜茹:所以在那一段时间,做市场经理给您的人生也贴了很多标签。

  徐宇兵:对的。那个时候金山主要的业务是销售软件,软件包括办公软件,大家知道的WPS、DOS版的,最开始软件的载体是一块汉卡,要插到那个机器里面,那个时候因为电脑的处理能力也很差,通过这样一个载体,来把专门处理系统放到那个汉卡里面。那个时候金山是跟方正合作,卖方正汉卡,在全国卖得非常好。那个年代比较出名的汉卡是方正汉卡跟巨人汉卡,求伯君跟史玉柱就是靠这些技术,挖到了他们的第一桶金。

  除了办公软件以外,我们开始做单机游戏软件,求伯君本人特别喜欢电脑游戏,所以说金山应该是大陆地区,最早按产量化的模式去做单机游戏的公司。我记得金山最早的一款游戏叫做《中关村启示录》,应该也是大陆地区第一款商业化运作的单机游戏。我那个时候主要是做这些产品的销售工作,我也许应该算是其一个老游戏人。大陆地区第一套商业化运作的单机游戏,他的每一套只要是正版,都是从我的手上出去的。

  腾讯游戏频道 茜茹:进入网络游戏可能是叫后期了?

  徐宇兵:对,当时金山单机游戏做得不错。《中关村启示录》地位很高,因为他是第一,但是那个产品做得不好,质量技术不稳定还有很多Bug,快上市的时候还在拼命在改Bug。你可能想象不到,我们当时在上海开一个发布会,因为第二天一早的飞机,公司里灯火透明,你猜干嘛呢。还在改Bug。因为最后又发现了一些问题,通宵在那儿改。

  腾讯游戏频道 茜茹:相当于直到最后一刻还在修Bug?

  徐宇兵:对。因为那个时候一个游戏谁都没做过,遇到一些问题也是可以理解的。一直不停地改,改到凌晨三四点钟才最后OK。那时候都是拷软盘的,直接在公司里拷贝了几百套,然后迅速封箱,司机拿着就去机场,这才叫新鲜出炉,玩家拿到手还是热的。

  与裘新()的第一次相遇

  腾讯游戏频道 茜茹:那段经历也应该算是您创业初期的一段经历了吧?

  徐宇兵:不能叫我创业了,应该说我进入这个行业,应该是1996年的事儿了,后来做得蛮好的。再之后裘新到了金山,他正好跟我相反,他不是学软件的,但是特别爱研究软件。他到金山后,以他为核心组建了西山居工作室,现在大名鼎鼎的西山居,最早主要是他们四个人,以裘新为核心包括后来的李兰云和罗晓音()他们几个人,然后就开始做《剑侠情缘》。《剑侠情缘》从产品来讲做得非常好,不管是技术的稳定性策划音乐等,很多方面都非常好,应该是一款很优秀的单机游戏作品。即使是这样,也没有赚到多少钱,原因很简单就是有盗版。

  所以说现在很多人还是很怀念单机游戏的,他们觉得单机游戏很好玩很有意思,但是这个产业没有办法做起来,盈凤凰彩票官网(fh03.cc)利模式有问题。网游为什么做起来了?其实他就是解决了盈利模式的问题。有很多人并不觉得网游比单机游戏好玩,但他解决了盈利模式的问题,所以他这个产业能够做大。单机游戏做得再好,只要玩家去买盗版,你就没有办法做了,你不可能拿游戏当公益来做。《剑侠情缘》当时做得很好,市场销售也不错,就是赚不到大钱。

  腾讯游戏频道 茜茹:那个时候您是一直在做市场?

  徐宇兵:是,《剑侠情缘》也是一样,每一套正版都是从我的手上出去的。我跟裘总配合,他做游戏,我卖游戏。我还记得我们以前一起去广州做发布会,他给人家签名销售,我记得很清楚。

  腾讯游戏频道 茜茹: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,裘总之后也做过一段时间的市场。

  徐宇兵:那时我已经离开金山了,我没有仔细跟他沟通过他的想法,我是这样认为的:首先从做程序本身来讲,他其实是有一个年龄制约的,一般是到35岁以后,可能要走下坡路了。他做程序出身的肯定是要转型,不可能一直去编程序,做管理或者其他。我觉得他这个人很聪明,那个时候最佳的选择就是应该让自己去接触这个行业的各个环节,去熟悉每一个环节,你就可以成为这个行业里面特别难得的人才。

  你做研发已经可以了,再去做市场,了解什么叫市场,市场怎么做,去接触用户。后来网游一出来,还涉及到网游的运营。单机游戏没有运营,网游有运营,你去把每一个环节都了解清楚,这样的人在业内简直是太宝贵了。

  腾讯游戏频道 茜茹:其实又回到我们最开始聊的,所谓综合的人才。

  徐宇兵:这个是在业务上的综合能力,就是我全会,不一定每一样要特别精,但是我都有概念,我都经历过,我都尝试过。那个时候我已经离开了,我不知道他当时是怎么想的,我想他应该有这方面的考虑,他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,他应该会有这方面的考虑。

  腾讯游戏频道 茜茹:您那时去哪儿了?

  徐宇兵:裘新到北京以后,他做的是真正市场,向用户介绍我们的产品,有什么样的优势?这个才是真正的市场。我们以前一直有这样一个误凤凰彩票娱乐平台(5557713.com)区,把卖东西叫做市场,其实销售跟市场应该是两个概念。那个时候金山也不懂,实际上是把销售部叫成市场部,所以那个时候我虽然是市场部经理,但是做得更多是销售的工作。

  金山其实是有一个结构调整,这个也是我离开金山的部分原因之一。那个时候他有一个转变,珠海那边会转型为一个研发基地,主要是研发软件、单机游戏。那么像市场、销售这些工作重心全部会移到北京去,所以裘新当时是到北京来做市场。我可能不是特别喜欢北京,跟这个也有关系,我不是特别愿意去北京,也有一些家庭方面的原因。离开金山跟这个也有一定的关系。裘新后来是离开了珠海,到北京去做这些工作,后来一直做到负责金山整个游戏业务。所以他在业内应该是很难得的全面人才,这个是非常难得的。

  隐居十年写书 赚到人生第一桶金

  腾讯游戏频道 茜茹:您离开金山,去做什么了?

  徐宇兵:风马牛不相及的一些工作,我喜欢做一些自己没有做过的工作,当初是怎么回事呢?是因为那个时候电脑跟现在不一样,不像现在那么普及,是个孩子都会,我的小孩才五岁都会玩儿植物大战僵尸,那个时候电脑挺神秘的,不是说每一个人都会,也许是因为大家接触的时候少,也许是因为大家心里还有一种畏惧感,尤其是稍微上一点年龄的,他会有一种畏惧感,总觉得这个玩意儿我是弄不懂的,总之那个时候,好像给人的感觉,电脑的门槛很高的,他有时候要去学,他要看书,尤其那个时候应用多的是文字处理,或者办公上的一些应用。

  金山做了很多办公软件,WPS等等,市场一直会有很多金山软件的书,卖得挺好的,一个偶然的机会,一个出版社的编辑,他专程到金山,他就想找金山的人来写一本关于WPS的书,最新版本的这样的书,他可以第一时间推出来,新版本软件上的时候,他可以第一时间把书推出来,他相信销售效果会非常好。然后他就找到金山去,就找到我,让我推荐一个人。我想来想去,人家也没有空,做程序的,后来我就挺好奇这个事儿,我没有做过的事情我会好奇。我说要不我试试,他说行啊,你试试。我说有什么要求?他说你就看那些书,看那上面怎么写的凤凰彩票网(fh643.com)?我说,行,我试试吧,我找找感觉。后来我就用了两天的工夫写了一些,给他看,结果他评价还特别高。

  他的意思是比他预想的写得好很多了,我觉得还有点意思,那我就写一回,他就特别愿意。相当于是跟我约稿,就要做这个事儿。我没有干过的事儿我挺有兴趣,也挺有意思的,我自己能够出一本书,上面印着我的名字,挺得意的,很有成就感,我就做这个事儿了。

  那个时候,我利用业余时间写,当时没有写完,后来离开金山以后我就接着写,就把这个书做出来了,做出来以后卖得也很好,生意也不错,收益也很好。因为按版税拿的,书卖得好收益就好。编辑特别满意,他就觉得我干这个事儿行,就一直让我来干这个事儿,那个时候我离开金山以后到成都,成都这个行业那个时候发展得不太好,其实我当时的履历很不错,金山的市场部经理出来很OK,但是当时金山的身份是通用软件的研发商,成都基本上没有同类型的企业,基本上没有,如果有这样的企业,我的履历一定会非常吸引他。比如说全国各地的销售渠道,我都是现成的,肯定都很熟,没有问题,打开很简单。

  但是他完全没有同类型的企业,所以我那履历人家就特别不会看重,说实话当时找了一些工作,那个时候内地跟沿海的收入差异还是挺大的。我觉得我还不如写书呢,所以就写书,一本接一本写,一不小心,写了十年。

  腾讯游戏频道 茜茹:如果说把到金山作为入世的话,其实相当于这十年您一直在一个出世的状态。

  徐宇兵:确实是这样,这十年,我经历了蛮多变化,而且有一些是特别矛盾,特别极端的变化。你看我原来在金山做市场部经理,做销售这样的工作,其实是要频繁的与人接触,跟人沟通。我记得很清楚那个时候每个城市跑,因为之前软件的销售途径不是很畅通,有很多做软件销售的,我们都没有跟他们建立起联系,所有的店我都跑了一遍,然后去跟人家聊,签合同,建立合作关系等等。

  1998年9月底,突然一下我离开金山后,自己一个人在家里做事儿,那个时候有一个词叫SOHO ,Small Office/Home Office自由职业者。在家里做事只有自己,很孤独,一个人就天天写写,变化非常大。当时,我自己倒没有想很多,我的家人,我的父母凤凰彩票官网(fh03.cc)亲都挺担心的,你整天一个人闷家里不说话也不是一个事儿,他很担心,会不会以后性格都变了,不好,有这方面的担心。我自己倒没有什么担心的,他们确实有这样的担心,但是孤独肯定是有的,经常几天不下楼,都是一个很正常的事情,说话肯定少,因为你平时白天家里也没有什么人,晚上家人回来了,跟他们有一些聊天,朋友也都很少,人家都上班。

  所以这种孤独应该还是有的,所以我那个时候,给自己的书房取了一个名字,叫做雪茗斋,茗好理解就是茶,我特别爱喝茶,不管是在家还是上班,我每天基本上茶不离手,我一直在喝茶,雪是什么意思呢?因为我太太的名字里面有这个雪字,我很孤单,我在书房里很孤单,但是有什么陪我呢?有雪烹茗,有我太太给我泡茶,有雪烹茗,以慰书斋寂寞,其实是这样一个意思。在我最前头的那几本书里,前言里面就加进去了。其实,孤单寂寞是有,但是我还比较适应了,因为我爱想事、爱思考,一个人的时候有一个人的好处,就是我可以无所顾忌。自己有一个说法,在我自己的思想世界立宪自由驰骋,自己这么说,就是我可以不受任何约束,我的观点,不需要照顾旁人喜不喜欢看到,或者怎么的。我觉得挺好的,我不受任何约束,其实有他好的一方面。

  腾讯游戏频道 茜茹:我现在就理解昨天您的员工有说到,虽然徐总是理工科出身,但是在他的身上您会发现一些文人的气质。

  徐宇兵:假斯文吧。

  腾讯游戏频道 茜茹:但是我有注意到,您说最开始写书,可能当时是出于一种好奇,因为没有写过,也是出于对未知世界的探索,可是写书那是仅凭着好奇完成的,当然您自己是要有一定底蕴的,所以您本身是不是也是一个愿意看书的人呢?

  徐宇兵:说实话,不太算,没空看书。我觉得是这样,别的书我不敢说,像我做的那种类型的工具书的性质,其实写出来挺容易的,有很多都写出来,市场上这种书有好的,有坏的,写出来不难,写好还是不容易吧,我觉得要有一种意识。这方面我相对比较得意一点,我觉得我的水平不高,但是我强在什么地方呢?我能够把仅会的那点东西,能够教会别人,我觉得这是我强的地方。甭管我做任何一个领域,在这个领域一定有比我强很多的人,我是从专业的角度上面讲,这是肯定的。但是你让他教另外一个人,他不一定有我教得好,就是比师傅我会,但是比徒弟我有可能会赢,这方面我有信心。

  为人处事多换位思考

  腾讯游戏频道 茜茹:是不是与您之前在金山做市场的这份经历有些关系,就是与人打交道的经历比较丰富,所以比较能揣测对方在想什么?

  徐宇兵:我觉得在想很多工作的时候,不能光想自己,包括交朋友或什么事情,都不能光想着自己。销售也是这样,光想着自己,生意不容易谈成的。你交朋友也是这样,你光想着自己,朋友不会交到很铁的朋友。我觉得像做这些工作其实也是这样,如果只想着自己的话,可能不一定把这个工作做得非常好的,为什么?比如我们把一个事跟人说明白了,其实有几个要素,第一是师傅。就是你自己得懂,不能你完全不懂这个东西去瞎编,那是你误人子弟,你自己得懂,必要的专业必须要具备。

 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,就是往往这些专家很容易忽视的一个东西,是什么?对方的程度。这个非常重要的,就是你的目的是什么?你的目的不是说你站出来长篇大论讲一通,或者写一篇很强的文章,来证明你多么正确,多么牛,你这方面多么强。这不是你的目的,你的目的是让那个看你书的人,或者听你讲课的人,他掌握了这个东西,这个是最关键的。那么你就要去分析,我让他明白这个东西,我应该跟他讲什么。他的程度是什么,我这样讲他能听懂吗?我那样讲他能听懂吗?我怎么样讲他才能明白,才能明白得更轻松。这个很重要,不管是写书的人也好,或者老师也好,有很多人都缺乏这个东西。他太正确了,但是我听不懂,这种情况有很多,包括我自己当老师的时候,很多老师的课听不明白,觉得是天书。你说他错了吗?肯定没错,他几十年如一日天天讲这个课,他能讲错吗?他肯定没错,专业上全都是正确的。但是他不是一个好老师,他这个课上得很糟糕。我宁肯选择有这个意识的助教,他也许只是半个老师,但是他能够把这个事讲明白。

  我这方面的意识比较强,其实不仅仅是用在写书上面,用在了很多方面。比如说我们做游戏,我经常跟底下的产品经理讲一个事情,就是我们这个引导部分,尤其是新手引导部分,一定要做的很到位才行,你要把人家想笨一点。不能老觉得这个他是明白了,这个他应该知道,这个他不应该不知道。他就是有很多人不知道,因为玩家不是你,你是一个专业的从业者,你当然明白。有可能今天进来的这个玩家从来没有玩过游戏,他怎么会知道这个事呢,这个就是换位。换位是特别重要的,我们做很多工作的时候要换位,我刚才讲交朋友要换位,做销售要换位,写书、当老师要换位,做游戏同样要用到这样的思考。

  我原来跟他们开会的时候,我记得我为了加深他们的印象,我用了两个比较过分的标题。我底下没有任何解释,老大的字在PPT上打出来,在大屏幕上。第一句话“其实玩家是很笨的”。玩家是我们的衣食父母,你敢骂玩家。然后我就告诉他们,玩家不光有很专业、很职业的人是玩家,也有很多小白玩家,他对一些游戏很基础的东西他可能都是不知道的,你要不要对他进行提示,要不要进行引导。尤其是现在的页游,进入网页游戏时代,我们说网页游戏,其实很多玩家本身不是游戏玩家,他只是一个互联网用户。我们要想办法从一个互联网用户成为一个游戏的玩家。他可能之前没有玩过游戏,这种玩家对他前期的引导就特别重要,千万不能想当然。你觉得这个事他怎么能够不知道,但他就是不知道,其实玩家是很笨的。

  第二个大标题,他们看了更生气了,“其实你当初也是很笨的”。刚才是骂我们衣食父母,现在直接骂我们了。我就跟他们解释,你现在是没有问题,什么都知道,关于游戏的没有难得到你的,你什么都知道。你回忆一下你当初,你是什么都知道吗?你其实也有这样的一个过程。但是人往往有这样的一个毛病,他掌握了以后,他就觉得这个东西好简单,什么都该明白。我记得当初我在大学的时候,我练过一阵吉他。那个时候有一本书上是教我们练吉他的人,就是当你很沮丧的时候,你练了半年觉得自己没有什么进步的时候,你会特别沮丧,我不是这块练,我还要不要练下去。他说,当你有了这种想法的时候,你可以尝试一下把左右手换过来弹。我们一般是这样弹,左手按弦,右手拨弦。他说,你尝试一下换过来弹,右手按弦,左手拨弦。他说,你看看你行不行?就完全弹不了。他说,这个完全弹不了,就是你刚开始学时候的状态,你刚开始这样弹的时候就是这个状态,你发现你自己进步了多少。

  其实他这个故事是用来鼓励我们的,我觉得可以同样用来让大家不要去骄傲,不要觉得这个都是理所当然的。同样的道理,你把吉它反过来弹,你可以发现你当初是多么差,一个小白玩家就是这样的。你相当于一个水平很高的吉他的演奏者,小白玩家相当于你把左右手反过来弹,你说他们的差距有多么大,你要不要把最基础的东西给他们讲明白了。所以换位真的是非常重要,我觉得从我做书的这段经历,如果我有一些方面比别人做得好的话,就是这方面。我有一些书市场销售不错的。

  腾讯游戏频道 茜茹:所以一个游戏行业者如果真的能够换位思考,从玩家的角度上去考虑问题的话,这个游戏应该离成功就不会太远了?

  徐宇兵:是,我觉得这个游戏非常重要,可以放在很多方面。我们不说玩家提的都是对的,但是最起码你要去想到这些东西。所以换位,大家都在说换位,但是真正能做到、能做好的,真正有这种意识的,不是很多人能做到。

  写书的成功秘诀

  腾讯游戏频道 茜茹:像您说的这样,您比较能善于写出让大家显而易见的明白其中道理的这种书,所以您应该不会太担心您的书的销售情况?

  徐宇兵:销售情况也是取决于很多,这个只是一方面。你想一个读者在书店做选择的时候,其实他对这个书的了解其实是非常有限的,他可能仅限于一个名字。尤其是后来书特别多的时候,你想读者从这个书柜上拿起一本书,其实相当程度上是有一定的偶然性的。然后拿起这本书,在拿起之前能够了解到的信息非常有限,可能是一个名字,可能是一个颜色,可能是一个封面设计,甚至插在书柜上的连封面也看不见,只能看到一个书籍。然后拿出来以后,可能逐渐看到一些内容提要,随便翻两页,他能够了解到的很有限。

  像我刚才说的那些东西,他当时可能了解不到,可能看了以后会有效果。这也是很多作者不愿意在这上面下工夫。有两种情况,一个是他的意识,他没有意识到。另外一个,他比较实际了,觉得做这个工作意义不大。就是读者在书店决定买这本书之前了解到的东西,他觉得做这个东西意义不大。我想确实有很多作者意识到了,但是不愿意在这方面做工作。有很多不负责任的,觉得把书弄出来就完了。

  我后来离开这个行业也有很多原因,一个是这个行业总体的一个趋势,随着网络的发展传统纸媒的图书出版肯定会越来越往下坡走,没有前途,感觉像一种夕阳产业。另外,这种竞争在这种水平上开展,就不是很有意思了。然后你做了很多工作不能够起到很好的作用。

  在前期,在我进这个行业的早些年,这些工作做得比较有效果,还有一些口碑的作用。比如说有些培训班,因为一些偶然的因素用到你的书,他觉得特别好,然后他大量采购,让自己的读者去买。那个时候质量还能说明问题,我的书得好的原因主要还是因为前期。那时候有一年还得了畅销书的一个奖,卖得还是挺多的。

  腾讯游戏频道 茜茹:如果早几年知道的话,我想当时我也买一本去看看,拜读一下,了解一下这个行业,了解一下整个编程具体相关专业的知识。在通常意义上去理解,可能写书基本上算对一个行业也好,或者是对某一段人生经历,类似于一个句号。可能更倾向于扮演句号这样的角色。而事实上写书的这段经历,在您的人生中,至少到目前为止来看,只是一个小的逗号。因为写完这本书之后,像我刚才说的,您又入世了。

  徐宇兵:你说的那个句号,是不是写回忆录啊。是啊,又入世了,其实人也还是很现实的。两个方面,第一个是现实,就是我刚才说的那个行业不行了。你想这些年什么东西都在往上走,但是你在一个往下走的行业,会很不舒服的。到不至于生存上出问题,但是你很不舒服。你看到整个行业都在往上走,这个行业在往下走,就特别难受。

  我感觉这个行业往上走的特别厉害,我想进入到一个能够往上走的行业,我喜欢看到变化,我喜欢看到周围的一切都在不停地往好了变。从自己从事的行业,包括我家周围的房子,以前是一片荒地,后来全起来了很多高楼大厦,到处都是城市化建设。我个人特别喜欢这种,有很多人出国的,我不太理解。我觉得你错过中国这样的阶段,你不去亲身经历这些变化,不去亲眼看这种变化,我感觉蛮遗憾的。虽然国外有很多很好的东西,但是我觉得这样的变化不是每一代人能够碰到的,我本人很喜欢这样的一个变化。

  所以,在一个往下变的行业里就很不舒服,我想进入到一个往上走的行业。所以我就进入到网游这样的圈子,虽然我以前没有搞过网游,但是我后来发现搞网游的这帮人,还是当初的那一帮老兄弟,后来都还在,很奇怪,他们围绕着网游这个行业在转,原来做单机游戏的就不用说了。包括原来做一些软件的,像好多原来做软件销售的,有好多去做充值渠道去了,有好多都是这样。原来不认识,后来觉得这不那谁嘛,好几年没见面的那种,发现还是这样的一帮人。

  刚好那个时候裘新离开金山了,在成都自己创业做了梦工厂。刚开始也邀请我来着,那个时候我原来的行业还可以,就没来。后来我就过来了,在2008年底就过来了,就像你说的重新又入世了,又是一次剧烈的变化。就是跟十年前,十年前是极动到极静,现在又变成一个极静到极动的变化。我记得很清楚,我到公司以后,我来上班以后,裘总给我派的一个活,我上班没几天就给我派了一个活。居然是什么呢?我十年没怎么说话,我一上班他就给我派一个活,让我跟全公司每一个员工去深谈一次,去聊天。这个反差太大了。

  但是说实话,也是我自己这样感觉,我倒不觉得有什么障碍,或者不会说话怎么的,我自己确实没有明显的感觉,我不知道人家有没有感觉到,会不会那时候显得嘴有点笨什么的。我自己没有感觉到。

  网游发展迅速的十年 让大家来不及思考

  腾讯游戏频道 茜茹:因为您可能觉得自己这样十年而过,不觉得有何。但是从旁人来看,这个时间确实不短。十年,一个身边的孩子都会从一个小孩变成一个相对成熟的人。就从您的角度来讲,从走进这个行业,十年之后走出再走进,我觉得这要比一个一直沉浸在行业当中看这个行业的变化,会更加明显。就是从您的角度上,离开了这十年,十年后反回来,您觉得这个行业最大的变化是什么?我相信从您的角度上看,会感觉他的变化会更加明显?

  徐宇兵:我感触最多的是有钱了,确实是解决了盈利模式的问题。以前不管是做单机游戏,甚至做软件,像金山做的这种通用软件,文字处理这些,赚钱都挺难的。金山也就是最早开始卖汉卡的时候,那个时候赚钱相对比较容易。后来以软件形式做的时候,真是挺艰难的,那个时候赚钱很困难。后来到了网游赚钱容易多了,这个是最大、最大的变化。最大的变化,主要还不是水平高,确实是钱多了,这个是最大的变化。

  腾讯游戏频道 茜茹:为什么?

  徐宇兵:我觉得网游可能发展太快了,太快了使得大家来不及去做一些打基础,或者说做一些冷静思考之类的工作。有很多方面我认为做得并不好,或者说并不比做得好,并不比当年做单机游戏或者是什么。我们不指具体某一个技术环节,随着技术的提高肯定会有的。但是从整个工作的角度来讲,并不比当初做得更完美、水平更高、能力更高,不是,这个行业发展太快了,大家都可以带着一身毛病快速地增长,这就是一个行业的特点。

  所以这两年冷一点,可能比较清醒的会留下来,其他的会逐渐淘汰掉,我觉得是这样,每一个行业都是这样,之前都会有这样的一个时期,快速地增长,爆发期。爆发期的特点,就是可以一身毛病,但是照样很赚钱,从企业的角度来讲,你可以带着很多的问题发展。快速增长期不可能持续很长时间,当遇到问题的时候,资金开始退场了,或者说盈利开始下降了,利润率降低了等等,出现了大量的企业亏损的时候。这个时候,前几年没有冷静思考的企业可能会垮掉,他会逼着很多企业冷静思考,去解决一些问题,解决好得话就会留下来,然后进入这种很正常、平稳增长的轨道。我个人是这样看这个行业的,我想所有行业也都是这样的。

  腾讯游戏频道 茜茹:您为什么十年前后从事的行业,都与游戏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?

  徐宇兵:这个其实也不是我选择的,在我刚去金山的时候没有做游戏。金山选择游戏,不是我制作游戏,其实是求伯君的选择,因为求伯君本人特别喜欢游戏,其实是他的游戏。金山做了游戏,我当然得卖游戏,是这样的原因。

  后来之所以又进入了网游圈,当然这个有我个人选择的成分在里面,因为我觉得这一个很好的行业,是一个快速成长的行业,我进来可以赶上这样的变化。我刚才讲过,我很喜欢变化,能赶上这样的变化,是很激动人心的事情。当然也因为跟裘总原来的同事关系吧,包括我们这么多年我们一直保持好朋友的关系,他后来创业在成都,我们也有很多联系。也因为这样的一些关系和信任度,他对我比较了解,所以过来了。

  身为人夫如何教育子女

  腾讯游戏频道 茜茹:您会让您的孩子去玩游戏吗?

  徐宇兵:会啊,他现在就玩植物大战僵尸,我觉得比我瘾大。

  腾讯游戏频道 茜茹:我想您不会阻止他玩游戏吧,其实很多人觉得游戏这个东西有悖于孩子的健康成长,都说玩物丧志,觉得游戏会影响一个人的正常健康成长?

  徐宇兵:这个问题其实我原来思考过,答案其实也不是我自己的,我记得看过另外一个父亲还是母亲的一个感受。这个确实是一个问题,一个孩子沉迷在游戏里面,这个事情本身当然是一个问题,他不去读书,逃学,去抢人家钱去玩游戏,这个是一个问题,本身就是一个问题,我们不要避讳这个事情。

  但是产生这个问题的原因,我不认为他是游戏本身产生造成的,而是这个孩子有其他的问题。他的家庭,或者其他的原因。换句话说,这样的孩子即便没有游戏的话,那问题可能会出现在其他方面。他可能不去玩游戏,可能整天去跟不良少年在街上打架或者是什么,去搞这种小型的黑社会了。他的问题可能表现在其他方面,所以我觉得根源不在游戏本身,根源是在孩子的家庭,或者是学校,或者是某一方面,是因为其他方面出现了问题,我认为是这样的。如果其他方面没有问题的话,他不会以这样一种病态的方式去玩游戏。

  腾讯游戏频道 茜茹:您知道现在很多年轻人想要走进这个行业,但是也一定会接受一部分家庭的意见,父母的也好,长辈的也好。可能有的时候一提到我会走进游戏圈,走进游戏这个行业。首先家里人的第一反应是反对的,至少反面的声音还是比较强烈的。所以我们特别好奇,为什么?为什么游戏通常会给我们带来快乐因素的东西,会让别人觉得我不喜欢他,我要反对你做这个事情?

  徐宇兵:这个可能是我要强调做的,他们可能把结果本身当原因了。就是一个孩子沉迷在游戏里面了,这是一个结果。他们认为这个就是原因,是因为有游戏所以才这样。但我认为这个是部队的,导致这个结果的原因其实不是游戏本身,是其他方面的一些问题,我认为是这样的。这个不是我的原创,是我看的另外一个家长的看法,我非常赞同他的看法。这样的孩子假如没有游戏的,他会在其他领域出现问题,同样的。一个正常的孩子,各方面正常的孩子,不会以这样的方式去玩游戏。

  给正在创业的游戏人建议

  腾讯游戏频道 茜茹:像您刚才说的,您在这个游戏行业也算是一个相对资深的前辈了,从您的角度,您有没有给我们现在这些年轻人相关创业方面的建议和意见,让他们可以少走一些弯路?

  徐宇兵:游戏创业,其实我本人没有经历过这样的过程,你们问裘总,他可以给出更专业的说法。但我还是可以给出我的一些观点吧。

  第一,我前面讲的换位,就特别重要。一定要记住这一点,你的游戏不是做给你玩的,有很多人强调说,我至少做一款我自己喜欢的游戏。这一点,从某一方面来讲是对的,就是他这个可能表达了一层意思,就是我会很用心、很认真地做一个游戏,会让我非常满意。让自己满意,肯定要做得很好,自己才会满意。这个其实是对的,但如果我们把他这个解读为另外一种意思,就可能不对了。就是我给专业的人玩,这个就不对了,一定要像我前面说的,要有换位。游戏面对的是谁,可能是有很多小白玩家,可能会有没怎么玩过游戏的,你要引导这些人,引导该做好,还是要做好。

  这个往往是我们业内的很多人,尤其是搞研发的,项目组里面的,这种问题越大。我说实话,一定要去了解玩家,了解你的用户,了解他们。研发仅仅只是最开始的那一段,网络游戏跟单机游戏不一样就不一样在这里。单机游戏东西做出来以后,基本上就结束了,你就给玩家玩,就可以开发下一个游戏去了。然后你收集一点意见,为你开发下一款游戏去做一些准备。

  网络游戏不是这样的,你上线只是一个开始,运营的开始,包括产品研发,除非产品很不OK,很不好,玩家就跑光了。否则的话,你可能只是走完1/3的路,你的研发只是走了1/3的路,以后还要不断地推资料片,推很多东西。运营其实很重要,这个也是做很多创业的,做创业的人因为就是从研发开始,往往是研发上有一些经验。比如原先在梦工厂或者在哪个游戏公司做过研发的,往往缺乏一些运营的经验,运营其实特别重要。说到底,我们俗一点来讲,你这个游戏上线运营得赚钱。我们高尚一点来讲,你得让玩家玩得很高兴,要给玩家带来快乐,这些都是上线以后所带给玩家的,都是在运营过程当中发生的事情。所以运营其实也很重要。

  我前面讲了游戏是什么?我们往大了说,是一个虚拟的社会,是你创造了这样一个虚拟社会,并且在管理着这个虚拟社会,管理是运营,是这样的一个东西。他真的很复杂、很复杂,然后你怎么样把你搭建的这个小社会管理好,让你的老百姓快乐。我们可以把自己说得很高,其实你就是一个小政府,一个虚拟社会里面的政府是管理者,你要让百姓丰衣足食,让他们快乐,你这个国家还要有税收,没有税收这个国家就维持不下去,你还要有利润。这里面确实有好多学问,千万不要认为做一个产品那么简单,技术上能够OK,能够稳定地出来,玩家能够登陆不卡就OK了。真不是这样,后面还有很多东西。

  为什么我强调这个,往往是因为创业团队,创业团队往往是因为之前是有研发背景的,往往就会忽略这些东西。所以我觉得对于创业团队,多给他们讲讲运营,其实特别重要。运营一定要多谈数据,不要老是凭感觉,一定多谈数据,有数据的东西要看数据,数据解释不了的东西,我们再凭感觉。这是我跟他们讲得最多的,也是我之前主导公司的运营,强调最多的东西就是财务。可能我之前经验缺乏,所以我经验不多,我尽量看数据。他们因为经验很丰富,老是不看数据,我说,不行,要求他们一定要看数据。甚至要求他们每个人具备数据库的查询能力。

  我跟他们讲一个故事,我说你们在家的时候,是不是经常有陌生人来窍你们的门,一打开门之后他说是搞什么调查的,然后送你一个小礼品,然后能不能耽误你十分钟的时间帮我填个表。甚至走在街上都被人拦住,他们要的是什么啊?他们要的其实就是数据。因为我们的传统行业决定了,卖牙膏的,卖衬衣的,他很难得到这样的一些数据,用户的这种消费习惯、喜好,他只能通过这种特别笨的手段。每次你的态度都很恶劣的,没空,人就关上了。人家还给你陪着笑脸,就耽误五分钟,还送你一个小礼品。你想,人家为什么给你陪着笑脸,厂家付出很多成本的,他收这样一份表可能给人家五块钱或多少钱的。他费那么大的劲,花那么多的成本,他为了得到什么?就是得到这样一个数据。

  我们的网络游戏这个行业,因为行业的特殊性,包括互联网行业,因为行业的特殊性我们有非常详尽的数据躺在数据库里睡大觉。我们每一个用户什么时候注册的,什么时候登陆的,什么时候下了,登陆以后干了什么,等等他的每一个行为我们甚至都在数据库里面,然后躺在那里面睡大觉,你不去分析。人家那边卖点牙膏,卖点衬衣挣多么钱呢,还花钱雇人去做这种调查。

  腾讯游戏频道 茜茹:为了得到这些数据?

  徐宇兵:就为了得到这些数据,你们让这么多数据躺在这里睡大觉,多可惜啊。有好多东西,你不用去猜,你不用去跟什么,数据一差就出来了。而且你非常确立他一定是对的,你不用去猜,数据不能说明的东西,而不是说数据能够解释一切,确实有很多解释不了的东西。你再去凭你的经验、凭你的感觉。数据能解释的,能很确定的东西,你为什么要去凭感觉。这个是我们互联网行业,不光是网游了,这是跟其他最不同的地,我们一定要把这个优势用好,如果你用不好就是劣势了。为什么?因为你的竞争对象也是网络游戏,他们也有这个数据的,你用不好就是劣势了,他用好了就比别人有优势了。这个意识特别重要,我这个人是特别强调数据的。

  在这个公司里面,念这个经我念的是最多的,他们都觉得我罗嗦,老是叨叨着“数据”,这是我强调最多的,可能也是带来变化最大的一个地方。我特别强调数据,我就跟他们讲这个故事,人家为了得到数据多不容易,得到一份数据那么困难。我们要知道,为了你的统计分析结果有意义,你的样板量必须很大。一份、十份、一百份都没什么意义的,你得成千上万。我们的数据库多庞大啊,每一次登陆什么都记着,动辄是几十万,甚至几百万条记录,很轻松的,都躺在那儿睡觉,你们不去分析、不去看。所以,我觉得这个是一定要强调的一点,这是个人比较片面的一些理解吧。你去问裘总,因为他有直接的创业经历,他会给你从资本和各方面的角度去讲,什么样的老板好,什么样的老板不好,什么样的资金可以用,什么样的资金不可以用等等。这些方面,我觉得还是等他来说吧。

  腾讯游戏频道 茜茹:谢谢徐总接受我们的专访,谢谢您。

  徐宇兵:谢谢。